集群搜索
当前位置:首页 > 网上服务 > 便民提示
“钥匙树”的自述
发布时间: 2020-09-03 16:10:19

我是站在市区西体育场北门口西侧的一棵树。我面貌普通,可是总有人喜欢叫我“钥匙树”。到底为啥呢?这还得从我身上那串特殊的“挂饰”说起。

其实这串“挂饰”很简单,就是一根稍粗的铁丝上串了一串“配件”。给我做这串“挂饰”的人,是西体育场北门的保安。“挂饰”上的“配件”,则是由不知名的好心人“凑”的。

聪明的你也许猜到了,我说的“挂饰”其实是由铁丝串起来的一串串钥匙。

西体育场是大人喜欢的锻炼场地,也是孩子们喜爱的游戏乐园。不管是白天还是傍晚,都会有很多人来这里玩。

也许是大家玩得比较投入,随身带的钥匙丢了都不知道。也许是因为天黑,他们找了好久也没找到。

有粗心的人,就有细心的人。他们把散落在球场上、跑道上、地砖上的一串串钥匙捡起来,苦寻失主无果后,只能委托门口的保安保管并帮助寻找失主。

一串、两串、三串……保安拿着手里越来越多的钥匙发了愁:仅1个多月的工夫,他们手里的钥匙由最开始的1串变成了9串。

得想法让这些钥匙引起人们注意。只有引人注意了,才能帮它们“找家”。

让保安拿着它们围着人群转圈的做法显然行不通。

既然不能“动”,那就只能来“静”的了——一位保安看来看去,把目光落在了我身上。我在打盹的时候,听到身边传来一阵哗啦哗啦的响声。

我睁眼一瞧,发现那位保安正和同事用一根铁丝串钥匙。还没等我回过味来,那根串着钥匙的铁丝就围在了我的腰上。

我低头一瞅:好家伙,铁丝上不仅有各式钥匙和挂饰,还有好几个蓝牙扣……只听那几位保安念念叨叨地说:“很多人进出都过这儿。看到树上‘长’钥匙,他们肯定会感到很新奇。这样一来,就方便找失主啦!”

其实,被送到保安手里来的,除了钥匙,还有人们捡到的身份证、敬老卡和会员卡等。这些身份证的主人分别是运河区市供销社家属院的赵致远、运河区团结小区的周煜雯、沧县兴济镇南堤村的胡建武。敬老卡的主人是张连芬。

因为它们不能打孔串在铁丝上,所以只能在保安亭里眼巴巴地等主人来寻。

亲爱的朋友,您能帮它们找到主人吗?

(来源:沧州晚报)

关于本站      联系我们      法律声明      网站地图